您的位置: 主页 > 创新资讯 >北京那些事(四):香港可以何去何从? >

北京那些事(四):香港可以何去何从?


2020-06-19


北京那些事(四):香港可以何去何从?
香港可以何去何从?

香港的资讯科技发展并不落后,我们的基础建设很好,不论对内对外的网路速度也很快,凡有新产品新科技出现,很多时我们在头一轮已经能享受到。

但现实是,我们虚有良好的基建,却缺乏实际的应用。打个比喻,我们建了一条十线行车的高速公路,却是用来走人力车的。

一如前文所述, 香港从来不缺科技人才 ,我们每年训练了几千名科技相关的大学生,他们很多只沦为修理电脑的 IT 人,又或者大公司头号裁员对象。有志之士,很多都选择逃离香港。原因无他,这个地方从未尊重过科技发展,一切以金融房产为主。我们的人才发现外国的机会更多、工资更高,哪有不出走之理。

同一时间,很多公司负责人都将科技人才当成是 cost center,无他的,他们觉得这些是 IT 人,IT 人只是做后端支援,帐面上他们的确没有带来直接的利润。既然 IT 人不能为公司带来利润,公司负责人自然会想尽办法压低这方面的开支。

科技人才是高知识人才,不是低技术工人,并不是找「三个臭皮匠」就可以取代的。总不能以三十年前香港人回大陆开工厂的心态去对待。可悲的是,越来越多 startup 觉得可以去大陆找廉价劳工。要知道,在大陆找一个合适人才,工资绝不比香港低。

香港跟外国不一样,人家的小朋友,才三四岁家长就会鼓励他们去居住的小区兜售橙汁筹款。外国的家够大,学生没事干也可以跑去车库或地库,左砌右砌。家裏的东西破了,就自己维修。相对香港的学生,小学时天天上不同的补习班兴趣班,中学时跑去打球唱 K 看电影拍拖逛街打电玩。到大学的时候连很多基本的商业知识也没有掌握。我们不可能奢望将外国鼓励大学生创业的那些心态,直接複製来香港。

小弟有幸在外边走了一圈,深深体会到世界之大,你不去体验过是不可能理解的。因此,这几个月有很多朋友来问我意见,我总是叫他们离开香港,去外边闯一下、见识一下、学习一下人家是怎样做事、怎样创业。有幸回来后,再想一下,在香港这个奇特的城市,你自己可以如何自处。

近来很多有关中港关係的讨论,但内容很多时将整个问题简单二元化。尘世间的事并不是非黑即白的。现在的中国有很多问题,身边的朋友都听过我的抱怨。但同一时间,中国的经济发展到现今这个程度,并不是简单的说中共控制、锁国、抄袭就能解释透彻。

其实不论是中国,或者是硅谷,他们能够有这些发展,当中必定有过人之处。缺乏理解而盲目地去追随/否定,绝不恰当。在我们抱怨中国、或者羡慕硅谷的同时,是不是应该认认真真的去了解一下,人家成功背后的原因,将人家的优点学过来,再为自己增值呢?「知己知彼」,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
源起

2010 年去了北京一个月,之后断断续续也去了几次。因为在那一家公司工作的机会,我认识了一些要好的朋友。这几年间,一直跟他们保持联络。

他们当中,有人本身的公司被当局封杀;有人是有经验的创业家;有人曾在美国的 IT 大公司任职;有人是学有所成的海归;有人是去北京寻梦的;有人是 ABC;有人是北漂港人。

这些年来,他们都从那家公司走了出来,有些人去了再创业、有些人去了其他的团队、有些人去了海外深造、有些人自立门户接案子做。我在他们身上,学到很多东西。我发现,他们都有一些共通点,是香港人没有的。我认为,如果香港人能从中学到他们的优点,我们还可以有很多的机会。

我最初的公司在 2012 年关门。这一年多来,深圳、广州、北京、台北、甚至西雅图和硅谷都去了。每次回到香港,总觉得有点不甘心,为什幺我们香港做不到的事,人家会做得到,而且都做得很好。

从美国回来,离开了之前的团队,终于给我多一点空间和时间,去思考一下这个问题。结果,就写了这几篇文章。

后记

我承认,我有点眼高手低,低估了写这几篇文章的难度。这篇总结,希望能将我的观点清楚地表达一次。

这个城市,实在不适合我们吃资讯科技这行饭的人。我经常跟朋友说,我对这个城市有点死心,实在太多问题不知如何解决,当然我也没能力去做甚幺。

前辈曾说,你还会去骂,代表你还是很紧张这个地方。也许是吧,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。

这几篇文章,就当是尽一点绵力。大家看完觉得同意,就想一下自己还能做甚幺;觉得不同意,就当是有一个疯子在发神经「发噏风」了吧。

「北京那些事」系列

上一篇:
下一篇: